当前位置:75350花草一棵药锦莎莎女王的成桩之路
一棵药锦莎莎女王的成桩之路
2022-09-25

坐标:北京

窗外秋雨沙沙,翻看相册,掀起莎莎女王的一段回忆。

2018年4月1日,从超市回来的天桥上被一对箩筐里花花绿绿的厚叶植物吸引,都没问名字挑了3小盆,每盆10元。梅看着好,又自个儿遛弯去买了3盆。“莲花”(差不多一年内都这么称呼,因为形似的多肉很多,哪个都有点像又有点不像)就有了两盆。

新手看多肉,仔细得不能再仔细。过了个把月,我发现莎莎新长出来一层。怕分不清长到第几层,我给贴了标签纸。

梅和我摆龙门阵。说,可可奶奶收集了一些蔬菜种子,撒在花盆里。辣椒苗,丝瓜秧,栽在小瓶小盒里用菜篮子拎着去附近街巷卖了。万一遇到城管,反正没带身份证也没有手机,就说啥也不知道。

6月,放到室外空调外机上,即便阳光普照,心里那个惨白啊!当时喜欢的不得了,莲花嘛!可不就是白色吗?!

2018年10月23日,霜降,莎莎首次出现在我的朋友圈里,还配了藏头诗。这时候,已经数不清层数了,叶片早就没有白心了。

霜叶赛花喧枝头

绛绿碧粉绽高楼

多情自古叹清秋

肉圆叶润正消愁

梅回去了又来了,开启“双城生活”。我在帝都三环与四环之间跑全马那天,她到21公里附近给我送热水,用四川话兴奋地喊“五嬢,加油!”。

2018年12月底,莎莎开了花。像铃铛样的一串。按照朋友的提示,其他冒头的花箭用镊子抠掉了 ,保存主枝能量。

2019年3月,懂得阳光对于多肉的重要,在空调外机上放置了花盆。两棵莎莎晒出了红边,左边是梅的。

梅和我摆龙门阵。说,单位给女职工过三八节,送每人一盆月季。可可爸爸给这盆月季重新种了,又开了花,香槟色,花色艳丽。可可爸爸对来参观的客人介绍“这是给梅种的。”

2019年5月,大批量叶插。瞧瞧那时候,叶插都整整齐齐,现在总是找个空地儿放稳了就不管。

梅和我摆龙门阵。说,可可看爸爸养花 ,自己也弄了几个小盆养多肉,不让别人浇水。虽然不红,还都活了。有一盆,叫姬秋丽。

2019年8月,学着黑被拍摄。莎莎叶片厚实,显得短了些。

2019年10月,秋日的阳光与温差给莎莎上色不少。我以为这就是养多肉了。

梅和我摆龙门阵。说,不上医院的日子,时间比较充裕。报个烘焙班学做西点,回家做了曲奇饼干,让可可带到学校。可可给要好的同学,一人半块。

2019年冬天,莎莎根儿上生了介壳虫,白花花的,去土后在水龙头下连冲洗三天,再晾干了,换了个透气的陶盆。

2020年3月,春风吹过,大街上冷清清的。

梅春节后住进了成都的社区医院(大医院不收),在微信里和我摆龙门阵。说,病区都夸你姐做饭真香,她天天这么照顾我,等她老了我给她天天做饭,就怕她看不起我做的哦。

2020年6月,又换了一个深盆。旁边白盆里是最初我买的,这次换盆却送了命。

帝都疫情有所缓解的时候,可可爸爸来了。他独自在梅曾经住过的房间里呆了一会儿,还看了梅养过的多肉。可可爸爸摘了几个叶片,小心包裹了,说要带回家好好养。梅,长眠在他为她新种的一棵白兰树下。

2020年9月,有些群生的感觉了。在多肉联萌群里问过,确认是莎莎女王了。唉,长这么大,才出模样!

2020年10月,头年的叶插苗顺风顺水的长大了。看看小崽儿爆发的困难劲儿。

2020年12月,绿油油的长。每一朵都想散开。数了,共十朵,一次镜头怎么都拍不全了 。

2021年3月,再次换盆,不盲目追求深盆,改成大肚大开口浅盆。沙尘里放到外面露养,只想早点上色。

然而,直接晒黑,干脆来个大瘦身,剪了一半叶片的边儿。

2021年8月,熬过夏雨的莎莎,确是多肉老桩的模样。